佛山新闻网logo
add image

从“抱大腿”到“系纽扣”,从“交通同城”到“创新同城”,从“溢出效应”到“协同发展”

 

■三山片区已成长为南海科创高地,三山和番禺的协同发展将成为广佛两市创新同城示范。
■2018年12月29日,广佛同城新一个十年的标志性大桥——番海大桥动工。
■广佛地铁让两地居民的交流更加紧密。(资料图片)

 

    核心提示

    最近三山有点“热”,广佛同城节奏有点“紧”。

    从2018年度广佛同城化党政联席会议在佛山召开,在广州南站西广场联手打造粤港澳国际交流中心,到季华实验室在三山文翰湖对面动工,广佛线燕岗-沥滘段开通,再到广佛又一座“牵手桥”——番海大桥动工……一个月内,几大喜讯似乎是特意攒足能量,为广佛同城第二个十年的开篇,打一个漂亮的响炮。

    十年,在广佛的同城化之旅中,南海凭借“追靓女”的韧性,终于实现了交通“牵手”到服务“牵手”,进入了“系纽扣”的默契阶段。下一个十年,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下,在新一轮城市群分工格局调整中,广佛同城也一跃成为“广佛超级城市”。这个湾区的“巨无霸”,目标已不是初级版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一体化,而是致力于构建湾区圈层产业分工协作的高阶版同城。广佛同城下一站——创新同城。

    从“抱大腿”到“系纽扣”

    2018年12月29日,寒潮下的广佛交界处,却是一番热闹景象,这一天,广佛同城新一个十年的标志性大桥——番海大桥正式动工。

    动工仪式上,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的一个比喻让大家印象深刻,他形象地将南海与广州连接的路网比喻成“系纽扣”,“南海与广州各区的界河桥梁就如人的衣服纽扣一样,上面的纽扣是碧江大桥、沉香沙大桥,下来还有五丫口大桥、番海大桥、海怡大桥等,大桥越多,纽扣越密,衣服就更严实了。”

    “系纽扣”,需要的是扣子和扣眼两两配合的默契,除了形容交通路网的“牵手”,用以形容当下广佛同城的关系也十分贴切。

    早在数年前的一次广佛同城化会议上,南海提出要以“追靓女”的耐性和韧性,用更新的高度、更大的力度全面提升广佛合作。连南海的企业家曹湛斌,也曾发表了一番“追靓女”的言论:“广佛同城,关键是打通交通。广州一定不会急,所以我们佛山的身段要放低一点。广州就是个‘靓女’,我们要多送点花,多陪她看看电影,这样才能早日同城。”

    三山片区是南海“追靓女”的代表。过去一段时间,处于南番顺交界处的三山片区,是一座“孤岛”,被媒体称为待嫁的“广佛处女地”。直到2004年,与三山一河之隔的广州南站开始动工建设,“蛰伏”已久的三山,正式进入南海区政府主导开发建设阶段。从广州南部物流中心,到国际科技休闲生态新城,再到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三山片区规划定位数次变化,架构多番调整,但不变的是“借站造城”牌,三山片区希望承接广州南站这个亿万级客流量的溢出效应。

    最能体现当时南海急切对接心态的就是海怡大桥。2008年广州南站建设如火如荼、武广铁路即将开通之时,南海提出要建设海怡大桥,结束南、番无陆路通车历史。媒体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为了能及时抓住广州南站2010年开通的机遇,当时南海的主政者撂下“狠话”:“如果不能在2010年国庆通车,你(南海)交通局局长就游水过番禺。”不负所望,2010年9月29日,海怡大桥通车了。

    自广州南站开通后,从“孤岛”到土地、楼市的价格“洼地”,再到炙手可热的科创高地,三山片区的变化有目共睹。在这个过程中,不仅仅是三山变了,广州变了,更是外界发展环境变了。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的提出,港珠澳大桥开通,深中通道主体工程即将开工,新一轮城市分工正在“9+2”城市群之间加速调整。珠江东岸城市以其地理优势,更便利地承接港澳资源,而珠江西岸城市,立足制造业优势,也加速了抱团出击的步伐。广州、佛山提出了“广佛同心,参与全球竞争,打造超级城市”的新设想。佛山提出“一环创新圈”战略,在禅南顺交界核心地带部署了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主动对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广州也正以更加主动积极的姿态,对接周边城市,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2018年12月21日,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率领广州市党政代表团赴佛山市学习考察,并召开2018年度广佛同城化党政联席会议。这是少有的广州党政代表团主动到佛山来学习考察,并在佛山召开广佛同城化党政联席会议,不过这也恰恰释放了一个信号,借用张硕辅的一句话就是:“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新起点上,广佛同城其时已至、其势已成。坚信广佛同城一定是同心同向,而非同床异梦。新的历史起点必须是全方位对接、全方位同城。”

    从“交通同城”到“创新同城”

    “广佛同城,要从原来一直抓的交通同城、服务同城,到接下来重点抓创新同城。”在番海大桥动工仪式上,黄志豪希望番海大桥不仅是一座民生桥、精品桥,更是一座创新桥,为产业服务、为创新资源服务。

    同城之旅走过十年,南海与广州有68公里无缝对接,“广佛同城,交通先行”是南海“追靓女”的一大手段,广佛两地十年间织出一张纵横交错的交通网。不过相比直通陆路,跨城地铁广佛地铁1号线的开通更是加速两地居民往来、两地生活融汇。

    据佛山市政府2017年数据显示,仅南海区就至少居住着70万广州人。就在近日,广佛地铁1号线全线贯通,从此,广佛地铁可直接换乘广州1、2、3、8号线。未来,随着佛山地铁2号线(直达广州南站)、佛山地铁3号线(对接广佛环线)的正式启用,广佛两地居民交流势必更加紧密。

    往来愈发频繁、感情愈发亲密,交通同城升级为服务同城,政务通办是一大突破。从广州荔湾开始,两地突破行政区域限制,实现包括排污许可证申领、医疗机构执业登记在内超百项政务跨市通办。运作成熟过后,跨城通办逐渐,南海先后与荔湾、白云、花都“甜蜜牵手”,实现涵盖城建、交通、治安等多个领域政务跨城通办。

    过去十年,广佛同城实现交通同城、服务同城。然而,无论是第三波全球化浪潮,还是湾区经济,都是以创新为生命力的经济。因此,在粤港澳大湾区战略下,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的构想横空出世,进一步凸显创新引擎的重要性。佛山部署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就是希望从空间上进一步拉近与广州创新同城的距离。创新同城,是广佛两市共同期盼的下一个十年目标。

    以传统制造业安身立命的南海,不可否认地存在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颠覆性技术创新短板。正因如此,早在2015年初,南海便提出立足三山片区、定位粤港澳合作高端服务示范区,大力推动科技创新集聚的发展思路。3年过去,三山片区已成功引入或崛起新加坡丰树国际创智园、安齿生物科技、粤港澳科创中心等项目或载体,创新极核雏形初现。

    这股潜力巨大的创新能量,让佛山将三山定位为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龙头,更是把致力打造先进制造科学与技术领域国际一流、国际高端的战略科技创新平台的季华实验室落址三山。随着季华实验室正式动工建设,三山片区俨然成长为南海科创高地。

    而紧挨三山片区的广州番禺,则是坐拥享有“华南智核”美誉的广州大学城,创新人才多达数十万,其创新实力不言而喻。正因如此,佛山期待以广州南站为依托,分享广州辐射的人才、项目等优质资源,带动新兴片区的发展;广州则看中南海雄厚的制造业实力、可实现科技成果快速转化和落地的产业优势。

    一颗颗“棋子”的快起快落,见证创新中心与产业基地的全面对接。2017年,两市共同编制同城“十三五”规划,明确将广佛地区建成面向全球、服务全国的国际大都市区。2018年8月,两市进一步明确思路,签订《深化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提出要形成“广州创新大脑、佛山转化中心”创新驱动区域协调有序发展的新格局。

    完全可以畅想,在不远的将来,广州番禺和南海三山的协同发展,势必成为两市创新同城示范,引领广佛同城迈向新纪元。

    从“溢出效应”到“协同发展”

    从2009年签署第一份同城化合作协议,广佛同城十年来,两市地区生产总值从当初的1.2万亿元提升到2017年的3.1万亿元,GDP总量占全省三成以上,吸引上百万广州人定居佛山。不过也有专家指出,休闲活动和通勤就业是相对短期的“交通行为”,产业分工则属于长期的“区位行为”,同城化的产业分工协作才是广佛同城的高阶形态。

    于是,我们看到,2018年度广佛同城化党政联席会议上,对于广佛同城新一个十年,广州与佛山不约而同提到,联手打造世界级或万亿级产业集群。张硕辅还特别提出:“协商发展、协同发展应该作为我们的一个原则。”

    最能体现这点的是,在召开联席会议前,广佛两地党政班子特意实地考察了三山片区与广州南站枢纽新城合作情况,看到广州南站西广场大概还有三百亩建筑用地,两地不禁萌生了一个共同开发的设想——合力打造粤港澳国际交流中心大型综合体,将进出广州南站的超1亿人的消费、信息流和项目留下,提升广佛超级城市国际竞争力,并将其定位为深化广佛同城标志性的重头项目。如果建成,这或将成为广佛同城第一个标志性的综合载体。

    这其中,不难发现一种变化趋势:广佛同城的第一个十年,南海凭借与广州接壤的优势先行一步,承接广州的“溢出效应”。从最初的“星期六工程师”,到广东金融高新区的崛起,再到南海汽车产业的发展,南海一直站在广州这个省会城市的“漏斗”下。而如今,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背景下,广佛同城在“十三五”时期进入“深度融合转型”阶段,这一阶段,广佛两地不但在基础设施上全面对接,而且加快形成一体化市场,带来的是产业协作和协同创新。

    从“牵手”到无缝隙的“拥抱”,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背景下,广佛两市的必然选择。纵观世界三大湾区,在推进湾区基础设施一体化和经济发展一体化的同时,还成功地建立了产业分工圈层结构和布局体系。在圈层布局体系中,核心层扮演着经济增长极核和发动机的角色,是高端要素和高端产业高度集聚的区域;中间层是与核心层产业关联度较高、处于价值体系中间位置的高端制造业;外围层主要分布的是与高端产业相关联的配套产业。

    湾区经济迸发的能量,恰恰是城市群之间产业分工、协作的结果。在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中,如果说广深港澳是核心圈层,那与广州同城十年打下良好合作基础的佛山,无疑是与广州协同发展的中间层城市首选。

    这也可以从广佛产业关联度中得到印证。广州提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增长极、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正培育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新型显示、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互联网等六大千亿新兴产业集群,而佛山作为珠江西岸制造业大市,正打造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也在培育电子信息、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广佛联手打造装备制造、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与健康等万亿级产业集群,并非空中楼阁。

    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十年,广佛同城在产业协同发展上,势必会像跳华尔兹一样,脚步越来越一致,成为粤港澳大湾区这场“盛会”上夺人眼球的“佳偶”。

    统筹/珠江时报记者李华文/珠江时报记者李华周钊泷

    图/珠江时报记者方智恒

版权及免责申明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聚合只供大家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原作者/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