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新闻网logo
add image

执政村小组一年两个月后,三水西南街道洲边村委会芹坑村民小组组长彭干才被罢免。2009年7月16日,上级组织以贿选宣布彭干才当选无效。18村民承认接受过彭的贿赂,而彭称受人陷害。

芹坑村民小组,濒临三水水乡工业园区,随着周边工业经济的发展,土地随之增值,一个小小的村组长职务吸引了许多村民竞选。竞选人之间的竞争,充满了尔虞我诈和农村派系错综复杂的争斗,基层民主建设在这里也受到了挑战。

高票当选村组长

芹坑村位于北江边上,这里青山绿水,农田鱼塘阡陌纵横,一派江南美景气息。51岁村民彭干才终于回归他的老本行——养殖业。在洲边村委会,他是有名的养殖能手,10多年的养鱼经历让他有了丰裕的收入。

在他的人生经历中,还有一段让他刻骨铭心的记忆——担任了1年两个月的村民组长,然而这段经历却让他最近三四个月不断奔波于省、市和区相关部门讨要一个说法。

去年5月18日是芹坑村村民小组组长换届选举的日子,全村具有选举资格的500多村民选择村里的当家人。这一天,彭干才以310票高票当选为芹坑村村民小组组长。“我记得当时的得票率为70%以上,比当选基准票高出了100多张。”现任副村组长彭卡恩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

当天,西南街道还给彭干才颁发了一本鲜红的当选证,正式任命他为芹坑村民小组组长,任期三年。“当时很高兴,还请了乡亲们吃饭。”彭干才说。

14个月后被罢免

今年7月上旬,西南街道下达了对芹坑村村中违章建筑户拆迁的最后通牒,而此时彭干才也强势推行有违必拆的指令。“但有违的都是些村里的有钱人,拆违进展非常缓慢。”彭说。

7月16日上午,由洲边村委会书记李佑光通知,下午4点钟在村委会召开全村创卫工作会议,村民小组干部必须参加。半个小时的通报布置后,西南街道党工委委员、纪委书记植达强突然宣布了罢免彭干才村组长职务的决定,理由是彭干才在选举中行贿。

一年两个月之后,干才的村官职务至此结束。

随后会议结束散场,只留下彭干才一个人目瞪口呆地站在会场中央。突如其来的打击让这位老农民一时不知所措。

彭干才一边指着“罢免通知”,一边说,“我是民选的村组长,如果要罢免,应该由村民们讨论决定后才能实施,为何一纸公文就让我‘下课’?”

调查证实有贿选

负责村民小组组长选举事务的三水区民政局基层政权与区划地名股股长陈福珠介绍说,今年7月初,该局接到芹坑村村民投诉称彭干才参选村长期间有行贿的行为,于是,该局联合西南街道纪委分三个调查小组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证实彭确有行贿的行为。

西南街道党工委委员、纪委书记植达强说,调查结果证实,彭干才曾在参选期间向芹坑村约30名村民行贿,其中有18人承认受贿,金额500元,“彭干才曾向村民承诺,选举前预付100元,当选后再支付400元。而且,他当选后大宴宾客,前后共花费约10万元。”

植达强称,彭干才的行为已属于贿选。“按照村小组长选举的相关规定,只要有一位村民承认受贿,那么就可以罢免村小组长的职务。”植达强说,对于大肆行贿这种嚣张的行为,不处理不足以平民愤。

拉选票投入10多万?

记者在芹坑村走访部分群众,许多村民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态度:村子里情况太复杂了,分了好几个派系,根本说不清楚。派系争斗,彭干才成了最大的牺牲品,投入10多万,最后一场空。而彭干才村官这一任,也被有些村民当成了笑话。

一位被村民称为阿秀的妇女告诉记者,虽然村子里都是彭姓,但村子里兄弟多的号召力就强,所以形成了好几个派。据了解,2008年5月份村组长选举期间,与彭干才竞选组长的除了前任外,还有彭正南。“当时彭正南每张票出300元,彭干才声称出500元,我们为什么和钱过不去,四个人收了2000块。”据村民介绍,为了获得半数以上的票,彭干才为此付出了10多万的血汗钱。 

但也有村民告诉记者,如今在村委会选举中,如果不用钱开路基本上都是不可能的。“村小组的、村委会的,基本上都存在贿选,包括洲边村现任的主任李佑光。”

如今,芹坑村民小组组长的职务一直空缺,暂时由副组长彭卡恩负责。但这个曾经充满着诱惑的位子目前犹似烫手的山芋,没人敢接手。

当事人说

不承认贿选或对簿公堂

对于贿选,彭干才始终不承认,“我没有花过一分钱,虽然我选举后请乡亲们吃饭,但是,那只是简单的庆祝,花费也只在1000元左右。而且,即使不当选,我每年鱼塘丰收之后为了庆祝也会请乡亲们吃饭。”

彭干才认为,他可能是遭人诬陷。事情要追溯到今年7月初。当时,西南街道在开展拆除违章建筑的行动,作为村组长,芹坑村的拆建行动由彭负责。“村里面有10多间违章建筑,但是,它们的主人都是有钱人。他们阻止我拆除那些违章建筑,而且扬言让我下台。”彭干才指着村里一些写着大大的“拆”字的房子说。

彭干才还认为自己的下马,也与新农村建设项目招标有关。今年6月10日,该项目以69万的标的公开招标,但由于村主任李佑光的干涉,最终以9.8折承包给了一个施工方,而有施工方出资7.5折却没有中标。彭干才为此对李佑光颇有微词。

昨日(10月21日),彭干才拿着一份申诉材料出示给记者,上面有约100个红红的手指印,那是芹坑村部分村民的手指印,手指印象征着对彭干才的支持。“有这么多人支持我,我将继续向相关部门讨回公道,即使对簿公堂也在所不惜。”彭干才语气很坚定。

声音

“村子里情况太复杂了,分了好几个派系,根本说不清楚。派系争斗,彭干才成了最大的牺牲品,投入10多万,最后一场空。”

——村民

“按照村小组长选举的相关规定,只要有一位村民承认受贿,那么就可以罢免村小组长的职务。”

——西南街道纪委书记植达强

“我是民选的村组长,如果要罢免,应该由村民们讨论决定后才能实施,为何一纸公文就让我‘下课’?”

——彭干才

专家说法

罢免村官须半数村民通过

农村基层政治生态,越来越为众多学者所关注。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讲师,政治学博士刘义强。

刘义强表示,从罢免程序来看,根据《广东省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修正)》的规定,村民小组长的选举办法参照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案例中由街道直接宣布罢免小组长,程序不符合选举办法中关于罢免的规定。办法第三十条规定,乡级人民政府只有提出罢免建议的权力,和指导罢免会议资格。而罢免需召开村民会议无记名投票表决,须经村民过半数通过,并予公告。被罢免人有权在罢免会议中进行申辩或者书面提出申辩意见。因此,案例中罢免程序失当。

他认为,在当前的村级民主发展中,建立基层政府和村民自治组织之间的权利边界,既要防止基层政府及其工作人员侵犯自治组织权利,又要防止村民自治演变为村干部自治,成为无法无天的“土围子”,是一个需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事情。

刘义强表示,村民自治为乡村社会提供了政治活动的空间,但是让村民学会正确行使这些权利还需要有一个规范的过程。比如贿选问题,在这一过程中,一方面候选人和选民需要明确什么是贿选,贿选有什么后果,另一方面基层政府也需要依法治理贿选,不能以不明确的贿选界定来随意干涉村民自治。当前,村庄内部利益关系日渐复杂,基层民主要能够有效整合利益冲突,需要确立严格的法治程序和权利边界。



来源: 南方都市报网络版 作者: 门君诚 黎诚

版权及免责申明
本站内容来源网络和网友发布,聚合只供大家学习交流之用,版权归原作者/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处理!


网友评论

Top